等待的權力

升降機發出極其微弱的聲響,緩緩上升。我刻意佇立在離門最遠的一角,低俯著頭,深怕被電梯裡的另外一個乘客注意到,我淚盈於眶的雙眼。



密閉空間裡,凝滯的氛圍教我窒息暈眩,想起前不久午餐時分,同學終於忍不住在我面前潰堤,一邊聽她說起我們共同的壓抑與憂心,一邊看她還嘗試穩住自己,我鼻頭好酸,卻也不知該說甚麼,唯有看著拭淚的她頻頻點頭,同意她所說的。



我不知道自己也還能撐多久,我彷彿可以看到,那道堵住一切狂瀾的牆細痕累累,快要崩塌瓦解了。當那一刻來臨,我會不會面對一次任何人都無法阻止的衝擊,將我徹底銷毀?



我俯視自己的雙手,看著密密麻麻佈滿掌心的細紋,算命師說,每一條細紋都是一個煩惱。猶記得從小就常被大人們握住自己的手來檢視,然後一邊說:“你手掌的紋路怎麼這麼多?異常複雜、縱橫交錯,這麼小的一個年紀就懂得理解偌大世間的浮沉庸擾嗎?”看著大人們意味深長的眼神,我總是不知道這樣的語氣究竟是讚許,還是惋惜?



我想起你,對生命總是擁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尤其當面對這場足以掠奪一個人心智的噩耗,你表現出的淡定與泰然讓我深覺,讀再多的書理解再多的道理還不如擁有一顆淳樸無私的心。這樣的一顆心能夠讓你放下一切--真正的放下--去尋找被摻雜了無數悲哀與喟嘆的人生中隱匿的光輝,然後感受它們,享受它們。



縱使我一直對你許多心血來潮與靈光乍現的突如行徑不表贊同--因為那不是一個套裝在人生常軌上的人所該享有的權力,大家理所當然地有後顧之憂,所以才無法全然放得開--你縱情品味生活的決心,還有將心靈的觸須伸展到你所響往的領域的意願卻讓我頓悟:這世界有太多顧慮太多拘謹,惟有勇敢脫隊,跨離了人們一直框限好的界線,才有機會看得到不一樣的風景,品嘗得到不一樣的況味,即使這間中充滿了世俗無法容忍的危機,或許還得冒著思想不縝密不純熟的批判。



是因為那場噩耗的緣故嗎?或許吧!你反而因此突破了人類在追求過程中漸漸加諸的所謂的負擔,回歸到最純稚單一的想望。思路不再紊亂,動機也就變得簡單。



發簡訊告訴你,你的回復看似漫不經心,卻陡然讓我驚醒。你說:“跌倒了就再爬起來,年輕就是本錢。”這些話出自你口中格外撼動我。



只要還有時間,我們就都有再試一次的機會。失敗了心灰了,就等它痊癒;跌倒了流淚了,就等它復原。只要我們還有等待的權力,世界永遠是一片光明地迎接我們。



1992年的電影《小鬼當家2(Home Alone 2: Lost in New York)》裡的小凱文說:“如果你不用你的心,誰在乎它會不會碎?你應該嘗試一次,沒甚麼損失。你的心或許會碎,但它還在啊。”



走出電梯時,我一直想著你的話。跌倒了就再爬起來。原來,再簡單不過的道理也還是需要親身體會過才算數的。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