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芙烈達・卡蘿

我刻意放輕手腳,走到電腦前,書寫此刻的我對你的感覺;深怕稍微一用力,與週遭或是附身的空氣撞擊出波瀾,內裡強烈的起伏會再經不住一絲翻攪而爆裂而出,讓我陷墜苦痛的殤逝裡。



此刻的我宛若揹負著沉滯的碩石在背上,灰澀得不敢直視歷史烙燒的過往,但它們依舊鮮豔如昔,橫陳在眼前,燦爛也尖銳地盛開著。



你和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臥病在床的畫面重疊在我眼前。你蹙緊眉心、神情憂怨、瞳孔暗晦、臉頰凹陷,憤恨世間為你舖延的荊棘之路;卡蘿也曾怨懟身心的不斷折騰掠走她美滿的人生。



若確有輪迴之說,我願意認真且美好地相信,你們的靈魂來自同一界。



卡蘿長眠的那一年正是你到來人間的同一年,你們駐留凡界的光陰都不逾半百,而身心的苦痛一直伴隨著你們不肯遠去,直到生命的末章。最後你們淌下淚水,離開這個愛恨交織的人世。這些與卡蘿巧合的一致性怎叫我不疊影出你的音容?



苦痛曾為這位墨西哥當代藝術畫家帶來生命樂譜最後幾節澎湃的奏章,以至在她離逝後,明亮的樂曲愈是響動怔忡,繚繞低迴。



你們的靈魂都盛滿這個凡塵無法承接的才氣,而苦澀卻總是形影不離地挨著這樣的一枚靈魂,像是欲檢驗才氣與身心的關聯性。



苦澀刺激了卡蘿的繪畫天賦,也賜了你一顆敏感豐沛的心。卡蘿藉顏料涂染心境的荒莽;你用書寫描勒細膩紊亂的心緒。兩極化的性情也許本是才氣縱橫的人該有的命數,這般撕扯的殘酷造就了你們敏銳的感官與深厚的靈氣,同時卻也無可避忌地搖撼你們永遠脆弱的情感。



“我不相信河岸會因河水的不斷奔流而痛苦,或土地會因承接落雨而受苦……”卡蘿終因身體忍俊不了的劇痛寫下此行,你也絕望於身體帶來超乎極限的疼痛。



但是,我又怎可假裝明瞭地在這裡敘說你們人生的悲愴,以為真懂得那些奪去你們色彩的黑暗?



窒悶壓胸,遂停筆於此。



{###_euvin01/4/1852378380.jpg_###}





Comments

  1. 這位墨西哥女畫家很特別哦~



    我有看過小說和電影呢!

    ReplyDelete
  2. 可以介紹關於她的電影與小說嗎??



    我沒看過.



    謝謝你來訪^^


    ReplyDelete
  3. 我覺得看電影比較能了解他一生吧~



    在那個時代中



    女畫家是很特別的



    可惜他的婚姻卻不怎麼順利~

    ReplyDelete
  4. 她的丈夫禮維拉與她的妹妹有染,但是她

    卻因為太愛他了而無法毅然離開這段痛苦

    的婚姻.



    我是看小說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