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便已足夠

閱讀鍾文音的新書《三城三戀》,心底感到一種深深的沉緩,原來偌大無法承受的靜謐忽的變得安祥可人,片亂浮躁的思緒也都被她的文字所慑服,被吸納進無窮無垠裡。



靜夜閱讀總是我最享受同時最掙扎的一件事。



當萬籟皆寂,空氣裡只嚐得到人心的腥羶時,我可以感覺得到自己的內在,正隨著文字的敘述產生巨大的能量,澎湃激昂地催使我提筆寫下一些隻字片語:那些被在自我實踐的過程中遺忘的,或是刻意掩藏起來的真實本質。



而當我面對這樣的真實本質時,我便不得不正視自己奢糜危脆的一面。



究竟要如何解釋才得以圓融?才得以告解自己對世間愛欲的貪戀?有時連我也驚悚自己竟容得下如此強烈猛厲的情感而沒有失心瘋。



從一個城市行腳到下一個駐足點,人的外在改變永遠不及內在。



你看天底下的旅者,從明媚的海島歸來時,或是從霜寒的雪國返程時,臉上的表情表說不出他們窺探世界的驚異,攜身的照片也只是匡限出一個尺度、一枚閃身而過的光影。他們盡訴的語言也僅只代他們輪廓出感官的激素。你永遠無法切身體會這趟旅程為他們帶來甚麼,讓他們改變甚麼,或是相反的,抽離出一些思索,釋放出一些能量。這些細微的變動總是不著痕跡。而儘管這些旅者用細膩的文字紀錄下來,閱讀的我們終究還是隔了不止一層紗。



(我們或許套著他們的鞋履走一遍,但永遠會錯失那些悄然被時空玩弄的足跡。)



誰說遠走是逃亡的象徵?更不是逃避的藉口。有時候,遠走是為了看見自己。



藉由環境的變遷引發出我們潛伏沉澱的本質。就連那一個國度的空氣和水,也已經變成了巫蠱施法時使用的靈媒。走著走著,在異域的廣場上,我們就哭了起來,然後看見了,醒覺了。



孤獨的人很容易被喧囂誘引,但當你在與孤單相伴時還能沉著呼吸,安靜感會,你或許找到了一面對映出自己的明鏡,那便已足夠。




Comments

  1. 對,有時候走遠真的是為了看見自己...


    ReplyDelete
  2. 因為環境的變遷總是會激蕩出不一樣的內

    在.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