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予

我捫心叩問,對於過往的我一切的給予。



結識總是一段美麗但驚心的過程。美麗於期待與未知的想像,驚心於初會的表象與萍水相逢般的短暫。



對你,我總是懷著忐忑之心,我永遠無法平定自己。



還以為自己所給予的總是比你多,所以自信滿滿認為,你肯定因此感到滿足,感受到溫度。但你從來都不知道,我對自己其實是何其膽怯慌張,一直都焦慮於給你的是否足夠,是否安然傳遞給你,並且不造成你的困擾。直到看到你露出微笑,欣喜接受,我才暗自呼出一口氣,稍稍確定:自己的給予確實比你多。



你看,我是多麼地需要別人的肯定!我總是害怕飄忽不定的感覺,那樣迷濛不確定,會讓我單薄的心更加紊亂。我還沒有學會為自己的血肉築起牆壘,我擔心一旦我開始學會隔離過濾,我對簡單單純的期許就會被這個世界的真實與現實荼毒。就算看似幼稚引來訕笑的舉止裡,我依舊堅持認為,這是一種保有純真的可貴。



因此,直到你遠去,我還是一頭霧水不知就裡,不明白到底是甚麼缺失,哪一環鬆脫了,尤其還經由他者向我傳訴。但是,我很慶幸自己的冷靜——那究竟是冷靜?亦或是對一切心灰的死寂?——讓我們的距離得以不著痕跡地、悄悄地後退,直到隱沒了彼此的輪廓,再也看不清……



我說“不著痕跡”,只因到最後的最後,我們都沒有為彼此做一個總結。



我滿滿的給予,把你從我這裡送往相反的方向。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又該要如何解釋這不合乎邏輯的規律?



想來,這一切從來都不依循軌道運行,而我竟曾經天真地相信,施與受的天平會精確地回饋我所應得的一切



到了這一天,我記得的,總是我所給予你的;而你對我的施奉,怎麼我都想不起來了呢?是我太自我自私了?還是甚麼?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