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任

有時我在想,自己究竟會不會終有一天把持不住,失去如今的沉著冷靜?



最近重新閱讀了吳淡如的《人生以快樂為目》,裡面有一篇叫做“預設困難症候群”,提到了:



預設困難,是我們人性中最難纏的部分。我們的頭腦不該用來為自己設屏障,擋住人生中柳暗花明的機會。



我也一直要自己努力學習這一部分,尤其是現階段面臨的困境,不要預設困難。如果煩惱沒用,就不必煩惱。



所以,我盡可能地不去揣想很多負面的可能性,為自己捎來提心跳膽的憂慮。



我告訴自己:要自己向光向陽,相信生命有它美好的一面,相信世界有它慷慨的一面。努力活在當下,未來的難題自有未來的時刻等著去面對。



眼前的阻攔還沒推翻,就先害怕50尺之後的圍牆,那不是糊塗地分不清輕重緩急了嗎?



但是,我還是必須承認,要做到這一點實在很難。



夜深人靜的時刻,一個人躺在漆黑的房裡,待腦海裡各種雜訊消散沉澱以後,冷不防的一隻手——一隻冰冰涼涼的手——就會從黑暗裡伸出來,攫住自己的後腦勺,將很多怵目驚心的畫面打入我的眼廉,而我根本一點抵抗的能力也沒有,就這樣任由這些灰色的蟲蠕啃噬著我,破敗不堪。



越是用力要自己表現得堅強,便越是懷疑自己即將瀕臨極限。



每每想到這裡,我都只好要自己放慢腳步,亦步亦趨、小心翼翼地前進;偶爾表現軟弱,釋放一些情緒,才不會讓漲滿的氣球爆破。



未來的每一刻,相信我都會在如此反反復復的情緒裡載浮載沉。像一個落難的人,在海中幸運地抓住了漂木,卻找不到靠岸的地平線,迷茫困頓。



啊,好想放任一次,甚麼都不去理會……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