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am

我又作了失去你的夢。



這一次的夢,堪稱是我有史以來,最真切得可怕的一次!那種生命中偌大無法承受的疼痛從夢裡延續到夢外,超現實地幾乎要我相信,它會是一種病菌,由我腦下垂體分泌出來傳染性十足的病毒,從虛擬的腦電波裡穿透而出,來到真實。



一邊流淚,一邊不斷安撫自己,一邊書寫下來這惡魘般的一切。



夢境中,你驟然離去,身體像是一具軀殼,灰白的瞳孔茫茫瞪視看不見的一切。然後,電話響起,竟是你打來的。你不願不告而別,因此特意打來與我們話別,永別。



一開始,因為立即可以聽到你的聲音,我感到十分高興。抓緊話筒問你以後你還能如此常常來電與我們保持聯繫嗎?你靜默,然後我惶急,害怕從此失去你,哭喊著說你若走了那我真的無法接受,要我怎麼承受……



即使失去了你的肉身,我依舊奢望能擁有與你靈魂通談的權利。



就這樣,你真的走了,連聲音也沒有留下;遺下一副肉體,交給我們打理善終。



最叫我淚決堤的地方,是不知其然的大家,不知其所以然地詢問。



“他今天放工了嗎?跟他講我要去巴株~~~”



“已經不回來了,他走了。”



我徹底崩潰。從我口中說出這一句話的同時,還立即清楚意會到,很多我們大家常常參與的事、一起去玩的活動,就會因為你的缺席,而從此再也無法繼續。



我們再也沒辦法一同坐在你驕傲的“胖黑”裡,一個地點一個地點地游歷,沿途說笑打鬧;或是像個遠征東方神秘群島的西洋航海士,攤開地圖,我們七嘴八舌議論接下來要停靠的新大陸,北上南下地環游,編寫我們冒險旅程的新章。



沒有了,很乾脆果決地沒有了。然後,我又告訴你,這裡的一切因為都強烈嵌有你的影子而太難受了,於是我再也不願常常回返;遠離原點,待在異地,藉由時間的風沙來一層一層掩蓋你的痕跡。



醒來的瞬間,我真的可以感受到揪緊的心忽地放寬了。這樣真實與幻境的落差,震撼得我即刻清醒過來,睡意全消。



凌晨4點18分,我坐起來擦拭雙眼。



後來,我決定寫下這不可言說的幻夢,如同朋友前些時候如出一輒的行為模式。我還企圖對自己分析,說會有這樣突如其來的夢,是因為前一晚與你通了一次電話,又寫了一篇關於自毀的文章,而身邊的另一位至親,近來又傳來健康不漂亮的消息,必須動刀化療甚麼的。



潛意識裡的擔憂像沙漏的底部,款款幼砂逐日逐日墜下,到了快滿的時候,便會發動身體一次過釋放滿溢到邊緣的恐懼,以各種不同的形式稀釋淡化,接著才將沙漏反過來,再一次一點一點地存積,再一次大量的釋放。



我只願自己的處境,絕對不會如同あゆ的《Memorial Address(憶在步言中)》歌詞一樣悲切(歌詞節錄):



與不安一同入眠的那個深夜

我還記得作了一個悲傷的夢

那個早上因為一通劃破沉默

突然響起的電話預感變成了現實



因為一切都太像是夢的延續

我連哭都還哭不出來



為什麼你要這麼做

到了最後的最後

只留下回憶就遠走



告訴我這只是夢裡故事的廷續

我只是還沒從夢中醒來而己



結束書寫以後,我會嘗試再次睡去,等待曙光來臨;而我會打電話給你,好確信一切安然無恙。




Comments

  1. 昨天上來看了這篇文章,差點哭了...

    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這樣的惡夢,從來沒有間斷過,夢中離開

    了的人,都是自己身旁最親的人...醒來

    以後,除了哭,真不知道該怎麼办!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