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陽光處

當陽光從公車半掩半映的簾子上透進車廂內,落在座位上、落在地板上、落在我的臉上,形成拼拼湊湊的光塊時,我已經被載離喧囂繁華集一身的城市了。



引擎一發動,我便知道,我終於將責任與包袱一同拋下。



轉身離去的瞬間,我既感到肩膀孑然一輕,終於可以闔上疲乏的眼瞼,無視瑣碎的一切;同時間,雖然看不見,我卻也感受到,許多無形的絲絲縷縷,將我往與我欲前往的相反方向回頭扯。



只不過,當下的我,毅然決然地不去理會,勾在我腦門裡細如螻蟻的尖鉤。我暫時不想細思量。



地板上的光塊,在車子行進時,如同兒時一齣齣皮影戲裡的角色,迅速掠過而後消失,或是如火車般轟隆隆地成排駛過,在眼球上烙下沒有意義的形狀,讓習慣了車內昏庸光線的雙眼微微泛淚。



之所以不再掙扎於物質的流域,奮而起身爬出兩難的淖沼,是因為警世的遭遇,讓我神經過敏地開始忐忑懷疑?還是你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



那晚你說了很多,我可以從你的語氣裡感受到你的擔憂。你一再強調,要我自己衡量輕重急緩,甚麼是當務之急;甚麼又是稍待不遲。



雖然你說的這些我都很明白,自己其實也在內心裡演練過很多次,只是每每的說服,都會有各種不同的推搪來取代。自己推翻自己,為自己找不去的理由。理由其實都很薄弱,只因為自己的動力更微不足道。



電話那一頭,你的語氣裡少了平時的果敢俐落。你沒有一直逼近——而這是你之於我很難受的部分——反而語重心長地表示你的意見,並且將心比心地聆聽我這裡的狀況。



這就宛如觀看傾盆大雨的影片,倏地抽掉了嘩啦啦的水聲,只剩下安靜無聲的畫面。畫面裡的雨,竟還帶有一點詩意、一點唯美。你關注的聲音變得細水流長,在我的心裡久久縈繞不去。



這個時期,我們都在為不少身邊的人憂心忡忡。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躺在沙灘上的我們,原本只是純粹想欣賞海景,享受寕謐的片刻,洶湧的波濤卻一直戲謔地玩弄我們,狠狠將浪潮擊打在岸邊,碎裂了我們頑石般的信心——如果說我們的正面情緒是礁石,經年累月地吹刮也會將我們化為末末砂礫。



於是,我動身了,決定有所具體行動,不管是因為甚麼樣的原因。車子遲早會抵達目的地,窗外的陽光遲早會西沉,很多事情不能錯過,沒有時間讓我們耗;我們沒有很多個“早知道”。



儘管終究還是會回到崗位上,但願在面對艱澀難熬的時刻時,我能擁有你們一直的關懷,你們也都擁有我一直的祝福,我們彼此扶持,一起不輕言認輸地走下去!





~我是上班族了~



PS: thanks for ur pray, Grace, n happy birthday~




Comments

  1. 如果正面情緒是礁石,那麼經驗就成了砂

    石.成了砂石,我們更能抵擋浪潮的衝擊.



    我們終究並沒有消失,只是因為進化而換

    了形式繼續存在著...



    恭喜你告別了失業族. 加油!

    ReplyDelete
  2. 感謝那通電話,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們彼此用"心"維繫遠距離的友情

    上班族了,cool喔!!

    有讓我體驗到一種就業的新鮮感

    ReplyDelete
  3. 恭喜上班啦~~~(放炮)

    ReplyDelete
  4. 我們的關懷一直都在,哈哈,來做我們的

    姊妹吧,呵呵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