絢爛

那天醒來,又被類似的夢境侵擾,不請自來的人客忽忽出現在我面前,我仍舊驚怔,也忘了自己說了一長串什麼意味深長的道理,然後繞過你身邊,輕拍你的肩說:「保重!」爾後離去。



睜開眼睛看見早晨的陽光和煦,穿透窗簾進入房間,呆然片晌,聽到樓下車輛稀疏滑過的聲音,才知道今天是週末。



我在這個城市的第N個週末早晨。







一想起去年此刻,很多的畫面便湧上心頭,而感觸也跟著湧入喉頭,讓人瞬間窒息哽咽。



反而是在最恬淡愜意的時刻,回憶像最鋒利的刀刃,切割面無表情的自己。
一聲不吭。



用溫柔的手掌輕巧且柔順地撫觸那因憤怒和自我防備而拱起的背脊,對呲牙咧嘴、張牙舞爪的自己說:沒事的,就讓它們過去,一切都會再度好轉起來的。







不是說搬到這個城市以後,會重新找到一個更寬容、更豁達的自己嗎?不是說好,該痊癒時就別自揭瘡疤?



用放逐自己來尋找獲得救贖的機會。



我悄悄地就是知道,你一直在彼方靜靜地觀望著這邊的我。一個我痛哭流涕很感動,抱著對你的歉疚什麼也說不出口,一個我只是冷靜地希望你別再來招惹我,放脆弱且經不起打擊的我一條生路。







還有一個我,心疼地看著這樣的自己,希望自己遲早學會參透,俗世的貪嗔癡慾不過是鏡花水月,沒什麼大不了。



偶爾在如此安詳的週末早晨,也會如此情感氾濫地喟嘆一番,然後翻身下床,吃一頓讓人心情雀躍的Brunch,繼續微笑迎接接下來數不盡的絢爛。



至於關於你的這些濫觴,就讓它僅止於這片廣袤的紙頁上吧!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