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的鏡花水月

腦中一片空白的時候,不是什麼都沒有,相反的,而是混雜了太多,以至每一枚思緒都像愛麗絲的仙境裡面,那些巨大的書櫃和畫框、沙發和茶几,在無重力的房間內漂浮,找不到降落的定點和各歸各位的引力。



於是拿著懷錶趕時間的兔子先生急躁地在你小小的腦室內繞圈奔跑,呼喊著沒時間了沒時間了,卻從來搞不清楚沒了時間什麼都將做不好,那纖細的秒針以千軍萬馬奔騰之勢朝這個時代橫掃過來,讓每一個被催促的愛麗絲都惶急卻不明就裡地往前衝。



直到來到了紅心皇后面前,她的暴怒讓你驚顫,惶惑讓你丟掉了為你辯駁的一雙理智唇瓣,你啞然失言,被她因憤怒而扭曲的面龐嚇得退避三捨卻再退無可退,抵著城牆迎面接受她無理取鬧的怒吼,當頭承受她蠻橫跋扈的抨擊。

{###_euvin01/41/1717214164.jpg_###}



你推開排山倒海而來的撲克牌兵士,心想擁有一張撲克臉的話就無須透漏這麼多的心聲,被一眼望穿。所幸最終你還是成功地甩掉了那些花色,卻甩不掉一臉的灰敗臉色。



眼冒金星、五味雜陳、七葷八素的你裝滿了一肚子的委曲,卻還是踉踉蹌蹌地參加了瘋帽客主辦的下午茶派對,聽他論述帽子下腦袋內的智慧,喝下了又一肚子的經綸,在齒頰留香的夾縫中漸漸理解了世事難料這一道佳餚的獨特烹調方式。



嘆了一口大氣,你決定告辭,慢慢地往歸家路走,卻在彷若拉比鄰司迷宮般的森林裡撞見了若隱若現的月貓,它慢條斯理地告訴你回家的方向,卻沒告訴你人生的各種面向,你被五花八門、琳瑯滿目、目不暇給的奇瑰花葉眩惑住了,著魔般地朝它們走去,罔顧月貓似有若無的呢喃警告,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

{###_euvin01/41/1717214165.jpg_###}



白玫瑰睜著銅鈴大的眼睛要你醒醒,紅玫瑰則細瞇著雙眼要你安心入睡,你掛在荊棘藤蔓之間半夢半醒,對於抉擇永遠習慣視而不見,奢盼拿著懷錶的兔子先生能趕來為你解圍。



這裡不是童話故事的場景,也就沒有英勇殺龍的王子突圍現身,等到你終於掙脫玫瑰們的刺,推開鋒利的蜚短流長,你早已遍體鱗傷、血流如注。



奄奄一息地躺在殷紅的血泊中,你看到兔子先生慢慢趨近你,從倒映中,你終於看到,那個一直以為他拿著的金色懷錶,原來是一枚似曾相識的、屬於你的流金韶光,在他軟撲撲的肉掌上散發著最後瞬息的微光。


闔上雙眼以前,你突然明白,在你逐漸冰冷失去知覺的面頰下面,那個有著青蔥芬芳的草地,不久將會開出一朵絢爛而嬌媚的玫瑰,在這個奇幻異境徑自繁生。

{###_euvin01/41/1717214166.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