痊愈

其實說穿了就十分簡單

一點也不複雜氾濫

回到原始動物性的慾望

就是對自己無法欺瞞




所以才會越來越喜歡

越來越喜歡

想要佔為己有的強蠻

容不得任何人共享




後來的憤而離席

只不過是一種無聲的抗議

不是抗議無法如願的結局

而是抗議為何到最後自己都還無法抽離




別怪我自私自利

為了好好活下去

我只得將你永遠隔離

但病菌不是你

而是我學不會痊癒



{###_euvin01/4/1852540846.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