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

時序不知不覺(有如此無感?)進入八月,踏入仲夏,不久,樹上的蟬鳴聲將漸漸被腳踩在枯黃落葉上的響脆聲取代,每跨過一個時令,隨著周遭環境的具體變遷,都會教多感的人喟嘆一番。



然後開始站在今天的坐標去回望,去年、前年、五年前的今日,自己曾經在哪裡做過什麼,當中牽涉了誰,那些對象又會拉扯出什麼樣的情感,絲絲縷縷細細瑣瑣,總是如此龐雜卻又如此抽象無形。



歲月之於人,像是歷久彌新的美酒,過去的總叫人愈發懷念嚮往,未來的雖然嶄新,卻少了發酵後的醇香口感,多了一份犀利的辛嗆。



不是說不好,只是還未適應,習慣性地往安逸靠攏罷了。








所以我們總聽到「一年不如一年」諸如此類的感嘆,感懷的不是那日新月異的科技和硬體,而是對人類的感情歷練一去不復返的扼腕與遺憾。



我們可以回憶去年此刻的景況,然後幽幽說:「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這是一種對生活觀感的選擇;但我們當然也可以將眼光寄放在明年此刻,預想可能或是預計要描繪的願景,藉此找到從這裡邁開步子的動力。



有時候我常覺得,是否因為人的一生太冗長,長得足以讓我們每一個多愁善感的人都瞻前顧後,才會對自己的人生疲乏困頓、欲振無力?







我常寫時光,但總覺得寫不好,表達不盡,時光像一塊沾滿新鮮染料的大染布,不斷抖落它身上未乾的顏色,將跟隨在它身後的我一直染上不同的色彩,所以我對它永遠捉摸不透,有時我鮮豔繽紛,有時我黯淡深沉。



如果可以,不要放棄和時光較勁的毅力,即便知道我們永遠不可能戰勝它,只要還有不甘心就此氣餒的叛逆,我們似乎就有繼續往前追逐的力量。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