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得住

我常覺得自己語拙,不懂得說漂亮場面話,不擅長為自己辯解,常常來到該爭取自己權利的時刻,總是支吾其詞,說得不知所云。



明知道別人愛聽好聽的諂媚,我總是學不會討好,只是板著一張臉緘默,對這個花花叢林,我始終不懂得像隻穿花蝴蝶翩翩飛舞。有時候太害怕被外界模糊,我反而先模糊了自己,讓別人對我摸不著頭緒。



所以在許多人眼中,我似乎倨傲冷漠,怪裡怪氣,有時候心虛地傻笑,像個未見過世面的呆憨,有時候不苟言笑地像居心叵測的傢伙,不顧情面地回絕一切。但我竟因此感到安穩,從這些可能早已被誤解的行徑中感到一股無須曝露自己的心安。



竭盡所能地去討好身邊的每一個人,有時還會適得其反,遭唾棄和嫌惡,或者更甚,本意被曲解和斷章取義,成為別人用以攻擊他者或自己的武器。所以我總是寧可選擇沉默,對任何第一時間迎面而來的傷害和抨擊,我不願多做解說。



人心因時間而變化,而那些流言蜚語我相信遲早也都會隨時間一起被沖走,沒被沖刷掉的,沉甸甸地遺留在岸上的,都是經得起考驗的真實。




或許真實在那些出言不遜的人們眼中,根本無足輕重,他們不管真實虛假,他們只想利用一個不在乎的對象作為議論和渲洩娛樂。



來不及阿諛奉承,來不及跟上腳步學會卑躬屈膝,或許還會被抹黑成各種不堪的角色,但為了對得住自己──而在這方面我又是多麼地偏執──我寧願承擔這樣的指摘,也不願變成舌燦蓮花的小丑,皮笑肉不笑,那樣的我陌生地令人毛骨悚然。



我寧願外在皮肉滿身是傷,也不要小丑面具底下滿是淚痕的悲傷。

{###_euvin01/1/1187374333.jpg_###}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