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

坐在辦公室寫稿,雖然備有空調,抵禦了窗外燠熱的太陽,但其實不喜歡冷氣室內的我往往覺得好冷,在一大早的清冷中用雙手捧著沖泡好的滾燙綠茶,再小口啜飲,細細感受溫熱一點一滴從喉頭滑入胃部。



瞪著眩目的電腦熒幕,像個鋼琴師手指不斷遊走在鍵盤上,寫下了一篇又一篇的稿件,偶爾轉頭向右望一眼二十六樓窗外的景緻,看不到完整的天空,只有被區隔劃分成一塊一塊的蒼藍,在聳立的建築群間綴上幾朵浮雲。



在這個城市​​要看到一望無垠的湛藍並不簡單,想起家鄉都是矮厝平房,小時候一到傍晚,夕照的玄關就會被暈染上一片橘光,那紅火的太陽就在眼前的天際懸吊著,孩子的我不懂得欣賞,只知道這個寫完功課正好可以出門去玩的時刻怎麼這麼曬,最後都跑到後院的草地上和其他小朋友一起躲在陰影下嬉鬧。

{###_euvin01/1/1187382065.jpg_###}



如今天還未全亮就出門通勤去,天黑了才匆匆回家,每天每天,那陽光都隔著一片窗玻璃、一堵牆、一瓦屋頂、一頂涼棚、一截車廂,和似乎無論如何都在空調室內的我遙遙相望。



沒有拖曳得長長的影子,只有光線充足地讓慘澹臉色無所遁形的日光燈管,有時不禁懷疑這樣長久缺乏曝露陽光的自己,會否有一天突然變成了怯光的吸血鬼,再無法活在白晝底下?

{###_euvin01/1/1187382064.jpg_###}



可悲的是,有那麼幾次趕著溫暖夕陽歸家的機會,卻為了更實際的理由——祭五臟廟——而無心揮灑那填不飽的詩情畫意,只得擠在從地底下竄出來的電車內望著人工湖泊上的暮光興嘆,悼念自己終於逝去了曾經不切實際的想望,乖乖跟著庸庸碌碌的皮囊,淹沒在一片媚俗之中。



但是儘管如此,我總是願意相信,勇敢了太久的自己,會有成為我的太陽。


{###_euvin01/1/1187382070.jpg_###}


光陰日復一日   柔軟了曾經剛硬不阿的身姿

青春稍縱即逝   見證了曾經悍烈不羈的故事

我追趕著影子   遺忘了曾經天真不虞的孩子

直到你來為止   驅逐了曾經陰雨不止的我執


{###_euvin01/32/1489727077.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