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穿

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擅長掩藏自己的人。



身邊的人們總一眼就能看穿我眼底的波動,也因此,我從來也不是一個擅於編謊的人,因為在還未騙過別人以前,我就自己先心虛露了餡兒,心中的不安一股腦兒地全寫在臉皮的每一道紋理上。



但是當和同事們一起去吃午餐時,一位同事突然說:「你干嘛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從一踏出辦公室就這樣」的時候,我是相當震驚的。



不是因為被看出了心底的忐忑,而是因為我以為自己依舊笑臉迎人,實則漏洞百出。



你知道,有些情況下,你會刻意在朋黨之間流露出擔憂的神色,然後引發他們的關切,再自己滔滔訴苦。因為不懂要怎麼啟齒,才用這種更委婉的方式挑起暢談的契機。



可是,那個時候的我,是完全沒有想要抱怨的成分,一半因為是同儕,一半自己也最不喜歡在難得的午膳時間,還在叨叨絮絮工作上的瑣事,所以當下的我是抱著「一心想要快樂地和大夥兒吃飯閒聊放輕鬆」的心情的,並沒有刻意要引起人們垂詢的念頭。



也難怪當我被同事指出「你的憂慮全清清楚楚地漂浮在你的瞳孔中」時,我是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尷尬地傻笑帶過。



我才察覺到,自己是多麼地藏不住,即使本性上是多麼地冷靜沉著,不習慣大咧咧地表達情感,但稍微瞭解我的人都可以看出,喜怒哀樂的細節在我臉上我的眉間我的雙眼我的嘴角上,是以怎樣明顯的弧度流瀉而出,無所遁形。



我想我永遠無法做到撲克臉,即使我再怎麼抿緊雙唇,蹙緊眉頭,不動聲色,就像曾經你一直都看穿了我靜默不語背後,那波濤洶湧的悸動。

{###_euvin01/1/1187404189.jpg_###}

延伸閱讀:撲克臉

下篇:「泰國曼谷紀行」連載開始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