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舞

另一邊廂鬧哄哄的,但我總是習慣窩在我這一方小小天地,靜靜地,自娛娛人地低訴、吟誦、夢囈,自己把玩著自己的手腳,自得其樂。



那裡的人們為爭奪一丁點的關注和垂青,在芸芸眾生之間不得已只好嚴正以待、披掛上陣,再危言聳聽、疾言厲色、嘩眾取寵來脫穎而出。



這個遊戲我看不懂,也玩不起,我不想失去原來安寧的片刻,我總是不理解那些言語暴力的用意,或許就連書寫者本身壓根兒也沒去思考自己吐露出來的東西,我又何必去傷腦筋費解?

{###_euvin01/4/1852555896.jpg_###}



所以我像是躲在自己的穴居內,不懂外邊花花世界的繽紛混亂,我寫我雙眼所見雙耳所聞,偶爾偶爾,才慢慢逛出去一圈,然後總是被戰場般的四射流彈嚇得退避三舎,很快便又狼狽地逃回自己的山洞。



不是我連那種程度的「言語霸凌」都驚不得,而是因為我總這麼認為:一旦允許這些噪音充斥在你周遭,一旦習慣了日日接觸它們,一個人便會潛意識地接納了它們的存在,見怪不怪,連帶的將原本纖細敏銳的觀察和觸覺也一並磨鈍。


現在你懂了,我從來都不知道那些口耳相傳、甚囂塵上的「奇聞軼事」的原因,我想我還是喜歡在人們不明白的我的世界中踮起腳尖,翩翩起舞。

{###_euvin01/4/1852555895.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