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瑟巴瑟

過年後回到辦公室繼續面對排山倒海的稿件,無論工作量還是私生活都幾乎滿檔,對於我這種習慣深居簡出的人還真是少見。



帶著「後春節懶散症候群」回來,面對散漫無力的周一,提不起勁兒的時候,現實卻總是喜歡和你背道相行;在還未意識到以前,桌上月歷的框框內已經塞滿了不知從何而來的各種訪問和聚餐,有時還真覺得這一切好不可思議。



工作了一整天後想要好好回家休息,無奈正巧各路好友的會面都選在同一時期靠攏,只得趕在忙得焦頭爛額以後再火速飛奔到他們身邊,壓抑著不斷想要打呵欠的慾望,一起風花雪月一番。

{###_euvin01/4/1852555921.jpg_###}



到市中心的一家「拉丁蠻牛」餐廳,和預約好的店主進行訪談,室內裝潢散發著濃濃的拉丁美洲風格,上桌的菜餚更是充滿異國風味,一邊聆聽精通七種語言的老板娘講解,我一邊細細品嚐純素的墨西哥玉米餡餅。

{###_euvin01/4/1852555920.jpg_###}



晚上和グレース一起約了跨境到島國來的フライヤ吃飯,嘰裡呱啦地從娛樂產業的營運方式談到島國的人文水平,順便趁機抱怨自己的工作模式和瑣碎內容,不知不覺聲量漸漸提高到周遭的食客也忍不住側目。

{###_euvin01/1/1187417584.jpg_###}



隔天訪問了同屬大馬人的「天后哥」陳勢安,或許才時值傍晚六點,飯店的附屬Bistro內安靜無人,訪問很順利且很迅速地完成,天后哥私底下很親切。

{###_euvin01/4/1852555919.jpg_###}

{###_euvin01/4/1852555922.jpg_###}



原以為來不及的聚餐,幸得訪問提早結束,於是趕到指定餐廳後朋友們也才剛抵,和許久不見的各位互相更新各自的最新動態,沒有透過臉書,而是親口親耳親眼親身。

{###_euvin01/4/1852555914.jpg_###}



隔天一大早起床就覺得胃痛似乎蠢蠢欲動,戰鬥式地度過了早晨時光,到了上午老毛病果然再犯,頭昏眼花地寫著連自己也不知道在寫什麼的稿件,然後時間一到立即閃人。

{###_euvin01/4/1852555917.jpg_###}



站在捷運內突然冷入骨髓,咬緊牙根撐完九個站,回到家開始高燒不退,吞了兩顆普納騰和胃藥,然後用最傳統的方式裹緊自己倒頭就睡,祈禱自己隔天務必要好起來,因為還有排好的訪問在等著。

{###_euvin01/4/1852555918.jpg_###}



感謝藥效發揮作用,隔天身體恢復七成,接著便趕到濱海灣的地中海素食餐廳去采訪,以色列籍的老板熱心介紹多道當地特色美食,正對著河畔的餐廳門戶敞開,迎來了當天天氣大好的徐徐涼風,也順道吹走了我的幾許病氣。

{###_euvin01/4/1852555916.jpg_###}

{###_euvin01/4/1852555915.jpg_###}



晚間出席這一周最後一個飯局,和前公司的同事們一起用餐,當然要大聊八卦,或是突然一起感歎當初同在一屋簷下的各種際遇,如今又各自分散在不同的歸屬。因為機緣而碰頭,分道揚鑣以後再度聚首,也因為分享集體回憶而熟稔。

{###_euvin01/4/1852555923.jpg_###}



趕在午夜前的「終電」(最後一班捷運)回家,踏進家門口時早過了十二點,想起好久沒有寫文章──寫自己的文章──於是立定要趁著接下來的周末好好惡補,把一些記錄在小本子上的零星念頭整理成文;還有更久沒創作的歌曲,真的不想荒廢,只好犧牲這一些換來另一些,人生不都是這樣嗎?

{###_euvin01/1/1187417585.jpg_###}

追伸:標題「哈瑟巴瑟」其實就是英文「Hustle Bustle」的音譯。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