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戲

我站在鎂光燈底下,在萬千炯炯矚目的注視下縱情演出。



舉手投足,一顰一笑,我都緊跟著腳本上的指示,絲毫不差地唸出冗長深沉的台詞,再巨細靡遺地加入適當的情緒、語氣和表情,勢必讓我被賦予的角色力臻完美。



跟隨著眼前的角色互動,我時而悲憤,時而哀愁,在他們專業的引導下逐漸忘卻了初登場時的畏怯和抽離,成功跨過了那一道無形的鴻溝,從最淺顯的演繹內化成靈肉合一的詮釋。



我再也看不到台下一雙雙殷殷垂注的目光,再也聽不到窸窣低竊的耳語,再也意識不到置身之處只不過是臨時搭建的舞台,而身上披掛的只不過是租借而來的戲服和假髪。



我和我的角色達成某種共識,像是將靈魂出賣給了惡魔,換得了天衣無縫的完美結合。



我已經不認為他是他而我是我。他早就潛伏在我體內,直到此刻才真正甦醒。他原來就是我的一部分。我如此確信。



然後,舞榭歌台,觀眾席傳來如雷掌聲,一眾演員一字排開鞠躬謝幕,感謝演出又一次圓滿落幕。



曲終人散,望著逐漸散去的人潮和慢慢空去的座位,我才發現戲演完了,我又回到了本該是我歸屬的地方,但是不知怎的,那個角色中的我卻沒有跟著黯淡的燈光一起褪去,他依舊清晰地駐扎在我體內,穩如磐石。



於是,帶著這個堅持不願退場的角色,我繼續以他該有的個性和影子活著,久而久之,那個最初的我一點一滴地被後來闖入的我蠶食取代,等到我覺察時,自己早已面目全非,血肉模糊。



一邊顫巍巍地如機械般叨念著無意義的台詞,我一邊流著眼淚,在心中某個仍未被掩蓋掉的小角落喟歎:



千萬別窮盡一生去演那麼一個角色,入戲的同時也要記得抽身,才不辜負你值得精采紛呈的人生。


{###_euvin01/4/1852564855.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