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絲瓊&安瑟爾

缺了角的拼圖


斷了橋的道路


熄了火的蠟燭


少了最後一根稻草的包袱


開到荼靡或許一點也不殘酷


倘若將破口修補


會發現有些想像力是種天賦


有些遺憾反而是種幸福




拼圖裡的上主


原來被描繪得並不莊嚴肅穆


還滑稽得很庸俗


道路盡頭的老樹


原來被伐倒建成了民宿


還被蜂擁的市儈啃蛀


燭光映照的族譜


原來的光輝早已蒙上了塵霧


還沾滿了血腥的債務




疑惑盤根錯節地冒出


卻一心探往最深處


可答案一旦水落石出


如鏡深潭是否仍能靜默如故?




{###_euvin01/1/1187474849.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