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前的黑夜囈語

慣常鼻子過敏導致無法入睡的深夜,倚靠在床頭閱讀陳文茜的《只剩一個角落的繁華》,看這位資深媒體人巨細靡遺地剖析08年開始爆發的歐債危機,以及接踵而至的全球性經濟大崩盤。



厚重的絲絨窗簾覆蓋著窗玻璃,外面夜深的黑靜謐無聲,房內也只有頭頂風扇旋轉發出的嗡嗡聲,但心中卻如被扇葉攪和著,紛擾喧囂無法沉靜。



身邊擺著一盒紙巾,隨手一抽用力一擤,暫時止住如水龍頭般的紅鼻子,然後繼續手中的文字,後腦勺卻開始隱隱作痛,全身發燙,神智再也無法清晰地接收任何內容,才終於作罷。

{###_euvin01/1/1187480753.jpg_###}



頭昏腦漲地歇躺下來,開始播放久石讓的音樂。時而輕柔委婉,時而激昂澎湃,正如我現下萬馬奔騰的思緒。



最怕遇著臨睡前腦袋突如過動兒般活躍的情況,彷彿在前往會周公的路上,被唐吉訶德拐走,跟著他一起對著風車和羊群揮舞刀劍。



我一邊不知所云地被各種念頭牽著走:一會兒想起經濟崩毀的這個時代,屬於「失落的一代」的自己;一會兒驚怔地憶起過往自己不成熟的人事處理;一會兒又沒來由地想要寫下對那些人事的懺悔語錄……一邊試圖陷入枕頭裡睡去。礙於無力再起身打開文書處理,遂就身邊唾手可及的紙筆,草草寫下這些支離破碎的隻字片語。



或許人生有時就如這些言不及義的斷句,想要表達的太多,能力范圍內能實際表態的又太少,造成了無止盡的耽擱和延宕,一心奢望有一天能竭力完成這未竟的念頭,但那「有一天」,永遠都在朝陽的彼端。




很快,再過幾個小時,黑暗的東邊將射出第一抹金黃,稍微沉寂下來的城市又將慢慢蘇醒,在車水馬龍、摩肩接踵的擁塞中繼續上演前一天未完待續的生活劇碼。



而睡一覺醒過來的我,將會把今夜如跑馬燈閃過腦門的各種翦影畫面,統統忘得一乾二淨。

{###_euvin01/4/1852627532.jpg_###}



追伸:後來的確完全不記得自己有過這樣的深夜書寫,可能真的病得糊塗。日後看到那潦草不堪的筆跡時,忍不住會心一笑的同時,也把它們記錄於此。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