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頁上的傷疤

親愛的:



雖然好久未提筆為你寫下任何文字,但常常在夜闌人靜的深更,躺在漆黑暝昧的睡房裡時,腦海裡都如洶湧怒濤般捲起關於你的點滴。



不在這裡提及你,只是膽怯的我在刻意迴避觸碰到你的回憶時可能掀起的波瀾。



自知無力招架,所以才禁閉不語如一啞者。在忽悠來去的人事裡,日復一日地似乎失去了重量和氣味,也淡漠了輪廓的稜角。



但為何如今現下又自尋煩惱地跳入滿佈你的泥沼中?一時間也真的說不上來,只有一點十分確定:有些想法即使沒有訴諸文字言語表達出來,也仍然如鬼魅般糾纏我心,縈繞不散。



這些日子過去了,我如常工作生活吃飯走路,遇見朋友依舊開心談笑,嚐到美食依舊喜上眉梢,拖著行李飛出去依舊雀躍萬分,日子如掛在牆上的日歷片片剝落,腦記憶體內對隨時光流逝的人事也不得不跟著漸漸淡卻。

{###_euvin01/4/1852627531.jpg_###}

我以為,在你致命性的沉默審判以後,在我不得不接受裁決並且隻身退賽以後,我會回到往昔淡泊的生活,繼續過著清明無慮的清雅歲月。



我以為,過了一段悲天憫人的自殤幽黑季節,我會如同破土而出的嫩芽,迎向永遠燦爛溫暖的陽光。



而事實上,我的確比剛開始時好多了,我已經找到牽動嘴角向上的那條線,找到讓心臓奮力搏跳的那枚按鈕,找到融化凍結靈魂的那個開關,但似乎是機體本身受到了預料之外的破壞,即使經過大幅度修復和補丁,表面上看似完好如初的機身,內部零件仍有一些再無法回到出場設置該能發揮的優良性能。



要不然為何在我和朋友忘情大笑的時候,會因為讀到你的一句留言而瞬間冰凍三尺,僵笑得好不自然?



要不然為何在我沉醉閱讀時,會因為書中一個類似的情節而浮現那些過往的畫面,讓我思緒糾結心跳紊亂?



要不然為何在我每一次聽到所有關於悲傷戀歌的歌詞時,都會不由自主地將自己套進當中的淒楚意境,並且開始無可救藥地顧影自憐起來?

{###_euvin01/4/1852585385.jpg_###}



你在地球的另一邊或許早已走出荊棘密佈的森林,早已展開屬於你的全新篇章,壓根兒不知道某個泥淖裡還躲著一個快被遺忘的黑影,徑自在那裡憂怨哀傷,孱弱且笨拙。



我也相當清楚你不喜看到這類沉滯晦澀的文體,開朗的你或許會為了避免沾染一身的頹喪而視若無睹,別過臉去,繼續用你那彎彎的笑眼欣賞這個世界。



或許這樣的書寫就像是偶爾感染的流行性感冒,必須時不時發病一次,讓體內積存的細菌猖狂一回,再把壞死的細胞慢慢排出體外。



或許這樣的哀思是對記憶的一次清掃,讓寄生在裡面偽裝成健康心思的不堪往事有所渲洩,再藉由書寫,把黑色的生命本質灌入墨汁裡,烙印在紙頁上。



請原諒我又違背了自己的心意,在事隔多時後再度揮霍你,揮霍你我的曾經,和如今依然在進行微笑復健的自己。

{###_euvin01/4/1852627533.jpg_###}

Comments

  1. 加油!相信度过后总会有晴朗的一天^O^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