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守的淚腺



近年來看電影每每看到劇情最高潮或是最動人的時刻,總有一種鼻頭酸楚、眼眶濕潤的身體反應,無論是寫給小朋友看的動畫片還是平平無奇的劇本,甚至有些灑狗血的好萊塢式爆米花電影,也可以讓我表面平靜但內在卻異常波濤洶湧——至少有那麼一瞬間。

想來是人們常常說的,上了年紀淚腺也比較鬆弛,動不動就被小小的一幕畫面感動得一塌糊塗,脆弱的防線被攻破,在理智之外的疆界也忍不住感性氾濫。

或許是一種對現實世界的無趣與冷漠的逆向投射。越是在生活中繃著臉皮筑高圍牆,就越容易在進入虛擬境界時卸下心房,把那久違的柔軟血肉在無傷大雅的情形下展露片刻。

因為無法在同儕、朋友或是家人面前放肆哭泣,總是習慣了用過度倔強的堅強來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現實衝擊,一句「我很好」伴隨面不改色的笑容,久而久之,那與生俱來的情感宣洩能力也逐漸萎縮,像我們拼命擰緊的淚腺,不輕言喊累說苦,卻總在最不經意時失守。

在黑漆漆的影院放映廳內,我們放鬆心情地沉醉在電影劇情里的高潮迭起,卻冷不防地喚醒了長時間被抑制下來的,心中的那個孩子。

也或許是因為我們早已擁有了太多,在世俗裡攬上了一身的貪嗔癡慾,習慣了那握在手中的飽滿,再也無法承受失去的空洞,所以才會有人說,年紀越大越怕死。我們怕的可能不盡然是死亡本身,而是人生中不得不面對的斷捨離。

走出戲院時我當然保持一貫的若無其事,因為或許連我自己都不太好意思承認剛剛幾乎為那種老掉牙的老梗劇情熱淚盈眶(笑),但是我所意識到的,是自己當前的幸福,以及不願讓這些「甜蜜的負擔」從我身邊溜走的心情。

或許真的捨不得,但也因為如此才會用盡生命去守候,我們才有不輸大銀幕上那些精彩劇情的豐富人生。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