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ave walked into my life——給シデ


這一天終究來臨。

你離開了我們,到一個遙遠又靠近的地方成為最快樂的天使。遙遠,如今的我們都無法觸及;靠近,只要閉上雙眼就可以擁抱你。

你進駐我們的生活十三年,佔據了我人生的十三載,從我青春盛放的高中生涯,陪伴我讀書寫字玩樂憂愁少年不識愁滋味,然後看著我踏出家門到外地深造,再等待我從忙碌的工作抽身,奔回家裡與你跳起「歡迎回家之舞」(おかえりの舞)。



每天早上醒來睜開眼,看到你在床邊捲縮成一團毛球,是我高中時期的畫面;

每週末搭乘巴士趕回家鄉,看到你猛搖尾巴興奮迎接我歸來,是我大學時期的印象;

每月開車回到家門口,還未推開鐵門,就可以看到你露出一雙打折的耳朵和黑油油的鼻頭,是我工作時期的記憶。

我的這些人生片段,無論居家或外宿,無論享受或匆促,總有你咧嘴搖尾的表情,在我容光煥發、失志頹喪、氣憤焦躁或是忐忑不安的身影背後,無關風雨地陪伴在側。

我曾經因為你當初「離家出走」的失蹤而嚇壞,瘋狂奔過馬路以為找到了你,也曾經為了讓你和我入室同眠而和老爸大吵大鬧,更為了要你體驗「逐浪」的新奇而不辭辛勞地把你載到十幾公里外的堤壩(結果會暈車的你在車上吐得我滿手滿身都是)。



我很早就意識到,自己太耽溺於你,會讓自己陷入不太理智的狀態;我也很清楚,我的過分寵愛會助長你「目無尊長」的傲氣;我當然也十分明瞭,我的濫情會把一切雞毛蒜皮的小事放大成我自以為驚天動地的巨浪。

而我最最理解卻也不肯親自承認的一點,就是當我那麼疼愛你之後,有一天,當你必須先行離我而去時,我要怎麼辦。

我的愛竟然成了一種給自己的負累,我只得告訴自己,一再地提醒自己,珍惜每一個當下片刻。

所以,在很早很早以前,當你還如此健壯挺拔、毛髮柔順光滑、眼神炯炯有力時,我就已經杞人憂天地設想各種你離開時的各種亂七八糟假設,然後我會沒來由的鼻頭一酸,把你緊緊擁在懷裡,聞嗅著你的味道,撫摸著你的額頭,一直重複告訴你我有多愛你,而你只是一臉幸福地繼續展開你那招牌咧嘴吐舌的璨笑。



就這樣過了十多年,你陪我度過了每一個春節、每一個耶誕節,我每年都要看你上演對著節慶期間肆放的煙火狂吠的戲碼,也要看你在我睡得正香時跑到我的床頭前用你的前爪把我「刮醒」,示意我起床為你開門出去尿尿。

我一度以為,你可以如此健康快樂地陪我度過超越所有人們對狗的常理認知年數。

直到去年,你明顯消瘦,體力也大不如前,我看著你日漸清瘦的身形,耳畔有一個聲音悄悄在說:「或許是時候了」,但我很快就將那把聲音攢走,我說,沒事的,你還很健康,只是瘦了點。



果然,這個春節,你白白胖胖,是有史以來最豐腴的樣子,每一個到訪家裡的親戚朋友都驚呼你怎麼那麼胖,甚至還叮囑我要多照顧你的飲食,但其實我是多麼心安,因為我想,長點肉總比骨瘦嶙峋得好。

我抱著這個自我安慰的信念說服著自己,好讓每一次不得不踏出家門時的愧疚感可以降低一些。

我總是摸摸你的頭,看著你日漸灰蒙的眼睛,告訴你:シデ,我要出去了,要乖哦,下個禮拜就會回來再看你。

但是好幾次一轉身,我眼眶盈淚,因為我知道我未必能兌現給你的承諾。我的世界太大,我有太多的夢想要追尋,還有現實的包袱在肩上,所以一次揮別,再一次碰頭,間中或許早已翻飛過了十天半月。



有時我太自私,只想留在舒適區域內按兵不動,有時我太怠惰,隨手撈來幾個藉口就堵住了回去見你的道路。我幾乎忘了,我的世界確實廣袤,但你的世界就只有我們。我們就是你的全世界。

時間是最公平的裁決者,從不為誰多停留,亦不為誰加快發條。你病了,你老了,你的生命正一點一滴凋零消逝,我終於一一看在眼裡,終於不得不正視你終將離我而去的事實。

春節過後,今年五月,你的後腿開始出現毛病,像是老人的關節炎無法正常彎曲(後來我總說是因為你從小就愛在空調的瓷磚地板上睡覺所致),走起路來十分吃力,也不再能自由跑跳。

好幾次,當趴著的你想要站起來時,你就這麼無預警地前腿往兩旁一滑,下巴直接撞擊在地板上,然後氣喘吁吁地用你那無助無聲的眼神看著我,似是在告訴我:救救我。

老實說,在這最後的兩個月,我和你一樣煎熬,我最不願看到的,就是喜愛奔奔跳跳的你必須殘酷地承受無法隨心所欲行動自如的結果。你無法言語,但我知道,如果你可以說話,你會有多麼悲憤。

好幾次,我掉過頭甚至從你面前走開,因為脆弱的我根本不忍心看到如此悲慘的一幕幕,我不知道要怎麼扶持你解救你,我對自己的愛莫能助感到徹底悲傷。

上個月,在我見你最後一次那一天,當我再度摸摸你的頭向你告別時,我終於告訴你:「如果很辛苦,就不要等我們回來了,好好上路吧。我愛你。」



五天後,你成了天使,但在外地工作的我蒙然未知,老爸刻意不讓我知道,直到今天我回到家才告訴我。

我以為我早已做好了準備,卻在聽到老爸親口道出你走了的消息後,眼淚不爭氣地掉出。

我一邊拭淚一邊寫下這些文字,一邊回憶起關於你的點點滴滴。我很抱歉自己把你最後的艱苦時刻寫得太多,我想你的人生擁有的,是快樂繽紛遠遠大於一切。

家外的天空剛剛又響起一聲開齋節後殘餘的爆竹,我忍不住想起若是你還在,便會對著黑漆漆的夜空狂吠的模樣。

謝謝你這十三年來的陪伴,以及無數無可取代的珍貴回憶。我知道每一滴淚水裡都鑲嵌了滿滿的歡樂與感激。

就像好多年以前,我曾為你寫過的那一首歌《Walked into My Life》:

You just walked into my life
像個初生的嬰孩
努力地大放異彩
證明你的存在

You have walked into my life

真想把你擁入懷
不管明天的天災
攜手未來

要成為快樂的天使哦,シデ。


追伸:今年你生日13歲時為你寫的《13

video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