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礪


早在好幾個禮拜以前,你就通知我們,統統要在這一天回家來,為你的六十大壽慶生。

這是這麼多年的生日你唯一一次的主動要求,除了有些訝異,我也感到窩心。

在孩子的心中眼中,父母長輩的生日總是低調簡樸,不若年輕一輩的好動精彩,尤其到了一定的年紀,「大人的生日」更是顯得制式化,上館子吃頓飯幾乎就是華人最慣常的做法。

回想起來,你從沒親口要求過要過生日,從小我們就只記得媽媽的生日和母親節,沒有忘記父親節,但正如好多亞洲人對父親的嚴厲形象所懷有的敬而遠之,老實說印象中還真沒什麼陪你一起吹蠟燭切蛋糕的畫面。



直到,我們長大了踏出社會,從學府踏入職場,在現實叢林裡奮戰掙扎受傷,才在每一次回家的路上漸漸明白過來,你曾經為生活打拼的感受,那些你碎碎唸上百次的「古訓」、煩不勝煩的叮嚀,甚至好多時候你的口氣惡劣,只為一再囑咐我們傳授我們,你在人生道路上所歷經過的種種,與從中汲取而來的寶貴教訓。

叛逆時期的我們總是不夠深思熟慮,對於未加修飾的粗鄙言辭只會全盤接收,然後氣憤難耐,最終總是引導到互相嘶吼的境界。

我記得我曾經對著你大吼:「你說話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難聽!」我就是不明白出發點是美意的你為何總是能夠讓每一次的融洽氣氛瞬間降到冰點。

直到,這些年來的磨礪,時光的磨礪、我們彼此的磨礪,我才慢慢理解更多:那些言語背後的關懷,沈默寡言底下的焦急。

我也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學會對你不堪入目的嚴詞聽而不聞,然後自行解讀它們背後的意思;你也用了好幾年才收斂起曾經直來直往的剛烈,變得更圓融委婉。

我們窮盡一生都還在學習如何當個最稱職的父子。

而在這個思想風氣更開通的年代,我想我更加需要扮演主動進取的角色,表達孩子對父親的愛。

因為我們都曾失去最親近的摯愛,我們或許都沒來得及表達心中滿滿的愛,時光便如此殘酷地繼續往前推進,直到遺憾的苦澀抵在我們的喉頭,讓我們哽咽難受。



所以在這一年你的六十大壽,我們跑去訂了一個「坭機車」蛋糕(你的畢生志業)、灑上金幣(你的最愛),再買來「60」的蠟燭(卻被你嫌說為何要寫出來),陪你一起唱生日歌許願,忙著拍照⋯⋯

看你笑得合不攏嘴,身體健壯無虞,每年的體檢都過關,反而是我們成日病痛擾你擔心。但願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每一個人都能頭好壯壯地享受每一次過生日的喜悅,以及被最親愛的家人圍繞著的無價幸福。

老爸,生日快樂。


只因為有了你
有些黑夜不再恐懼
就算偶爾痛哭流涕
也還是會繼續相信

相信那份勇氣
能帶領我穿越森林
縱使沒有盔甲堅硬
有些傷痕卻比勳章還要更美麗
——《MEDAL



追伸:我想媽媽和シデ也在天上和我們一起陪你過生日呢~


video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