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我做過的蠢事(上篇)


出門旅行,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尤其近年來異常的氣候變遷,更是連天氣預報有時也未必說了準。

除卻天候和天災人禍(Touch wood!)等不可抗力因素,每個人在異地旅遊時或多或少都會遇到一些讓你乖離事前篇好的行程安排之人事,讓你不得不見風使舵,臨時轉彎,考驗著你隨機應變的能力。

可是,也有一些情況是,因為你自己的個人疏失,或是缺乏理解、常識不足、過度自信、矯枉過正、人情壓力、面子問題或技術性失誤等狀況,而發生了連你自己也接受不了的蠢事。

這裡的「蠢」我會定義為,事先完全可以避免、不太允許發生的謬誤,以概率而言是大部分人類鮮少會犯的錯。

而我這個喜歡做行程規劃並且做足行前準備功夫的資料人,在這些年間的幾趟旅行中,還是有幾件事是我一想起就會心頭隱隱作痛,順便還想刮自己幾個耳光的惱怒。

(當然,在我的紀行系列文章內並不會提到以下的蠢事,一來因為我很巧妙地用美好的回憶粉飾太平,假裝沒那一回事;二來因為真的太荒謬的蠢了,每次想起都會讓我大為光火,痛恨自己,那又何必呢?三來或許是忘記了,能記得的都寫在這一篇了。)



夜班公車等不著

去年到京都跨年,初次體驗日本元旦的熱鬧氣氛,12月31日跑到知恩院看倒數的除夜敲鐘後,時過午夜,我們準備打道回府。

根據我行前查到的資料顯示,1月1日凌晨,在八坂神社附近設有為新年加班的循環公車,民眾可以搭乘公車回到京都車站。依照列印下來的地圖,我們帶著剛參拜完的心情慢慢步行至元旦公車路線最靠近我們的一站。

寒冬的午夜冷風陣陣,接近零下的氣溫讓已經在外面走逛了超過十五個小時的我們又冷又累,在地圖上看來只相隔三個街口的車站走起來才發覺相當遠,撐著快要報廢的雙腳步履維艱地一步步走著,我記得我們都累得說不出一句話。

等到終於走到了指定的公車站牌前,我們又足足等了一個小時,發現竟然一輛公車也沒經過,到底是怎麼回事?資料錯誤?還是臨時取消了班次?

似乎是前者。總之後來我們又徒步走到了幾條街之外的另一個車站試試看,又再等了半小時,才終於看到網上說的循環公車,心中鬆一口氣地準備上車之際,司機大哥很禮貌地告知我們該路線並不會經過我們的民宿附近。

「晴天霹靂」四個字已不足以形容我們當時的心情。看了看手錶,凌晨兩點半,氣溫一度左右,羊年(日本人1月1日即已進入羊年)的首兩個小時,我們有家歸不得,流落在京都的街頭,冷累睏餓渴痛集一身,幾乎就快要抓狂!

目送著好不容易才盼到的循環公車從眼前開走以後,我用僅存的意志力壓抑著快要爆發的歇斯底里,再次攤開地圖尋找解決方案。

因為窮酸樣不想搭在日本貴死人的計程車(況且又是元旦+午夜),我們最後決定拖著我們的鐵腿再走一段路到最靠近的捷運站,從那裡搭到最靠近我們民宿的一站,再走一段路回去。

後來才發現原來捷運也有為元旦延遲運行,當初一心只鎖定公車的我完全卡在這一點上,真是嗚呼哀哉~

等到我們走路、搭捷運再走路回到民宿門口時,時值凌晨三點半,我連感激涕零的力氣都沒有,只像個喪屍拖著沒有知覺的身體爬回樓上。

二零一五年的初始,我是在累得不成人形的狀態下度過的。



「No breakfast? You sure?」

入住北海道富良野的四季の宿KIZUNA時,老闆娘中島女士很親切地交代了當晚和隔日早上的用膳時間。一聽到這裡,我想起我們訂的是沒有早餐的「一泊夕食」,於是立即提醒她這一點。

「No breakfast? You sure?」中島女士一臉困惑地問我。我篤定點頭,她還跑到廚房去向中島先生再次確認。

又是因為窮酸樣想省下一點旅費,我們選擇價格更便宜的一泊夕食配套,少一份早餐會便宜一些嘛~

隔天早上起床退房後,把鑰匙交還給中島女士,我記得我在《忘不了富良野的夕陽》中還寫道:

「最後要走之前她還送給我們兩張用她丈夫的攝影作品製作的明信片,讓我受寵若驚。」

一直到我們飛回東京那一晚,我們在房間裡計算著旅費開銷時,我突然才驚覺我好像搞錯了:KIZUNA並沒有「一泊夕食」的方案!

意思是什麼?意思是我可能在搜集住宿資料時,不小心把另一家列入考慮的民宿和它混為一談,也就是說我們訂的KIZUNA原本就是有附・早・餐・的!!!

上官網確認了一下後,我戰戰兢兢地告訴旅伴這件事,對自己的荒謬愚蠢懊悔不已(抓頭)

難怪中島女士還送我明信片,她應該是認為既然我們不吃早餐,那就送幾張明信片聊表心意吧。

後來的後來,我們上網找了幾個部落格來看看他們的早餐長得如何,「就幾片吐司和咖啡,很普通嘛。」這是我們阿Q的自我安慰。


カミナリ
(待續)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