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歷史


有一天突然很慶幸自己當初不厭其煩地把每一趟行腳出走都用囉嗦的筆墨註記,那落落長的文字裡雖然有些繁瑣,甚至有些部分如今讀了會覺得很難為情,卻真實保留了那段日子和那一年的自己面對世界的態度和想法。

幾經轉變和歷經世故風霜,看世界的眼睛或許不再澄澈,或許早已在不知覺間蒙上了一層半透明的塵埃,實際的金錢考量取代了不著邊際的浪漫懷想,買一個有名的麵包都要考慮價錢是否合理,商家是否過度剝削。

那天堂妹Freya突然翻出了五年前我們一起到曼谷時我寫的一篇文章,夜宿機場卻差點趕不上飛機的故事。要不是我巨細靡遺地把那天的緊張和狂奔寫下來,我幾乎快忘了曾有過的慌亂心情,原本是件可怕得令人冒冷汗的危機,卻在時光的發酵後變成了可愛的旅途插曲,讓我們偶爾想起還能拿出來說嘴、傻笑。



第一次去日本回來後,我雖然有想過這是個我會持續拜訪的國家,卻在上兩個月整理遊記散文時才意識到:不管我去多少次,不管我多愛一個地方,那初訪的心情是一生只有一次的。

於此,我非常高興我把初訪的印象刻畫下來,趁著記憶和感觸都鮮明的時候,趁我有限的腦袋敗給時間的耍弄之前,把幼稚的大驚小怪如實招供,把純粹的喜悅感動厚著臉皮寫下,儘管後來重讀會覺得有點不自在,就像你望著十多歲的自己所做過的那些青春蠢事。

這個時代的記載能力太強大,追溯陳舊歷史的機會也更容易,有些人便說,有鑒於此,我才不要隨隨便就把當下的心聲輕易吐露在網上,因為隨手一翻就很可能挖出深埋往昔的「黑歷史」,既難堪卻又無法否認。

但我想那樣不是很可惜嗎?就因為害怕曾經的稚拙曝光,就只因為自己承受不住當初的天真或愚昧,就試圖把一切抹除甚至提醒自己別留下痕跡,到頭來或許避免了某些尷尬,卻也錯失了見證自己成長軌跡的難得過程。

因為無論你是否有用某種形式把它記錄下來,改變依然存在,過去和現在的你,現在和未來的你,都不會扣著相同的眼光,面對同一枚日出升起,你會讚歎你會感慨,你會欣賞對照身後的影子,那第一次之後的各種變化。

我們需要勇氣對自己坦白,原來也需要勇氣承認過去的不堪,沒有人一路走來都是聖潔睿智的,總會有過破敗和黑暗,嚐過苦楚和委屈,經過自身和歲月相輔相成的升華,才有後來的透徹與覺悟。

對我而言,那些也許呆笨也許故作成熟的從前,都是讓我心痛又笑著憐愛的。

就像九年前的我說過的:

按鈕一直都握在自己掌中,看你究竟是要引爆惡魘的炸彈,將一部份的自我實錄摧毀;抑或是放過自己,擁抱所有的好與壞,完整入葬。



- - -
延伸閱讀:
1)夜宿機場之大難臨頭仍不知
2)完整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