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敗塗地

經過那一段語無倫次的對答之後,我竟然還可以微笑著走出去,若無其事般地繼續先前手邊和眼前的一切。



彷若不曾被那突如其來的你打斷。



心慌意亂之中我告訴自己必須絕對地冷靜,然後暗自握緊了抓在手中的電話,開始要自己飾演那個我多麼厭恨的角色。



盡管言辭中我幾經試圖冷然以對,但在聽到你說出「想念」兩個字的瞬間,我乾澀的眼底和乾死的心底豁然沸騰滾燙。為什麼你總是有辦法讓快要心死的我再次體會這般糾結?



如今回想,我已經不太記得自己說過些什麼,只記得你大量的沉默凝凍了兩邊的空氣。我不知道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迴避突然的破功是我潛意識懈怠下來了,還是時間的齒輪已經來到了某個節骨眼?



你問了我好多問題,我支支吾吾地嘗試給你解答,但我相信這所有的解答都無法說服你。你總是單純地想要最具體直接白話單刀直入的答案,你討厭模稜兩可似是而非,而我總是曖昧不清混沌不明。



最後我說,有些事情沒能說清楚,只是因為底牌過於鋒利,掀開來的話只怕會刺傷了彼此,因此保持現狀不為是一種對雙方都好的美麗結局。



我好痛恨這樣的我自己,如此強裝著去漠視開朗樂觀的你,到底我是怎麼忍心去一再地拒絕你不斷給出來的熱誠?



這場戰我想我是注定要輸給你了,你輕易地用微笑和關懷便把我必須不斷武裝才能撐起來的暴戾給瓦解,然後還因此被自己的愧疚和心虛挾持,徹底地一敗塗地。


{###_euvin01/1/1187404190.jpg_###}



從眼裡流下謝謝兩個字

盡管叫我瘋子   不准叫我傻子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