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那某天

你說,「我曾喜歡過你」這樣的坦率,或許必須是直到它成為了過去式,才能在他者面前坦然地訴諸。



當濃烈的情愫在時光洪流中被一點一滴沖淡,最後徒剩記憶鬼魅的魂魄,那份戀慕早已化作(或是說「昇華」成)青春風鈴搖曳敲響的一曲美麗惆悵。



因為仍舊對那個漸行漸遠、不見多年的他者抱有一絲自己也無法解釋的仰慕之情,所以你才會到目前為止,也沒法親自向那一雙耳朵傳達這一句無聲卻響徹你心底好久好久的迴蕩。


你央求道,請允許時間和你再相攜走一段路,直到那某天,直到你得以雲淡風輕地在他們面前,說起年少輕狂的那一段羞怯而一點也不臉紅。



到時,或許華髪蒼蒼的你們,還能笑看這一切,那也就夠了。

而在那之前,你說,就算碰面,也請裝作視而不見,別過頭去吧。


明天以後   若再次相遇在某個街頭
不要問我   當初離開你是什麼理由
一句問候   對我來說也太多
倒不如低著頭從我背後經過
別叫我

轉身以後   我不想知道你牽誰的手
不要管我   過的好不好就請你也祝福我
你的回眸   已不能安慰我
還你微笑   是我不甘示弱

──戴佩妮,《明天以後》


{###_euvin01/55/1291900534.jpg_###}

追伸:多年前的「明天以後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