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意外

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多麼樂觀的人,卻也懂得時時提醒自己,在翻騰的黑潮暗湧跟前,用徹底說服了自己的僅有樂天來迎視之。久而久之,也逐漸在潮起潮退之間,聞嚊到微鹹海風中撲鼻而來的清爽。



記得那一次,一個人在異國的海島,走在兩旁磚牆都塗滿繽紛色彩的街道上,漫無目的地朝著喧嘩的沙灘走去。夕陽西下,燠熱的氣候將身體烤出黏膩的汗水,周遭充斥著西方人歡樂度假的聲調和身影。



而我,就這麼不知走了多久多遠,走到幾公里之外的海濱,和自己被拉長的影子一起坐在沙灘上,望著虛空,任思緒飄到律動的海面上那一抹緩緩下沉的紅火球。

{###_euvin01/52/1776630490.jpg_###}


試圖靠近的兩顆心,卻在異鄉的天空下剝離,分割成往後再也無法修彌的裂口。我一邊欣賞眼前的絕美日落,一邊獨自品嚐著從眼角流淌而出的酸楚。

或許腦海中的這一天會隨著時日慢慢淡化消隕:殘留在口中的星巴克抹茶香氣、夾腳拖鞋裡腳趾沾滿風沙和塵埃的不舒服感、手中握著不知哪裡撿來的樹枝、額頭上微微沁濕的汗水、沙灘上跟我一樣失魂落魄坐在另一邊的某個老外、坐計程車回飯店時車窗外霓虹燈閃爍的鬼魅……



就像直視太陽之後,視網膜總會烙下一團揮之不去的盲點,但再怎麼眩目刺眼,遲早都會從我們眼前消散,還我們一片清明的視野。



該離開的總會褪去,而需要面對的也遲早避不掉。




當初以為怎麼樣也無法全身而退的場景,如今竟也在時光溫柔的撫觸下罩上一層朦朧美,甚至,還帶有某種流浪詩人遺世獨立的氛圍。我如此自我調侃。


形同被海潮推上岸的貝殼般,我從那一片深淵汪洋中離席,朝這一片更開闊的天地走去,張開雙臂,再闔上雙臂,擁抱因勇敢而受傷、因脆弱而堅強的自己。



也因為如此鍥而不捨地相信並且懷抱正念,我才有幸在這個花花世界中,繼續看到一覽無遺的美景,然後在下一個轉身的下一場意外,和命運給我最美的安排,撞了個滿懷。

{###_euvin01/52/1776630458.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