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枷鎖

這開首的第一段、第一句話,我反反覆覆寫了又刪,刪了又寫,不知道要如何開始為你書寫這一篇文章。



首先,你必須承認的一點是:你還非常年輕,非常非常。



目前所經歷的一切,在你看來,也許是生命中偌大的沉重、第一次的情感波瀾。對身邊愛你及你愛的人,對你眼中有著一份特別情愫的人,你陷入了兩難的苦海中痛苦掙扎。



你為此掉了無數的眼淚,在無數的夜裡。很多時候,身心的疲累混沌,加上你不知要如何表述的情緒,從你口中道出,卻轉換成了一支支利劍、一雙雙冰冷的射線,刺傷了你的父母。我知道,你都不是刻意要如此傷害他們的,你是如此疼愛他們且願意承擔他們寄予你的厚望,以至於你感覺到了重量也鮮少開口。也許你認為,你還能再承受多一次他們期盼的眼光。



因此,表面上你一如以往,安分恬靜,一切表現也都按照期望走在“大家認可”的路上;暗地裡,你其實早已危危欲墜。



你覺得窒息困頓無依,最親的人你卻無法敞開心胸。他們口中一次又一次的信任,將你擊得啞口無言。內心的紊亂糾葛錯落,也無人為你釐清開解。當心靈脆弱之際,你對外的防禦系統與理智開始一片片剝落,而你也早已沒有多餘的力氣,去重新架構起你在大家眼中該有的面貌。這時候,你並不阻止自己的情感氾濫,過往的壓抑使你越發想做些甚麼背道相馳的事,來“出一口氣”——或許僅此而已。你坦承,你需要一個不會讓你感到尷尬的情緒傾洩的對象,而那個對象也願意聆聽你、了解你,並且窩心地安撫你。



也因此,你才與他漸漸有了一份特殊的情感關係。你漸漸將自己波動的心思仰賴在他身上。你授權他為你撫平漣漪陣陣的心底。然後從他者身上,你感受到了被呵護的溫柔,並不在乎這一份溫柔裡,是否存在著高純度的理性,或是真心。



父母對你的關愛,肯定遠遠超過任何你所能想像到的,只是愛到深處,他們卻更擔心你是否受到傷害,而往往咄咄逼人、氣勢凌人,將你敏感纖細的心忽略。



你的母親為此煩憂,而你也肯定看得到。不只一次,她都心平氣和地願意與你坦承相告,因她深知,溝通永遠是理解的第一步。在那麼多次的通談裡,你是否終於卸下心防,對她誠實以告,告訴她,你其實希望的是甚麼?還是你依然抿緊口唇,不願透露半點口風,全心把你的心聲往家以外的他者傳達?



還有你的父親。從來沒有認真生氣的他,第一次冷戰不與你說話。你要知道,他如此慍怒並不是他不再愛你,或是減少了對你的愛。相反的,愛之深,責之切,正是因為太愛你了,才不由自主地想管制你更多。你看動物界裡,當別的飛禽猛獸欲接近初生之鹿時,作為父親的雄鹿總是奮不顧身保護孩子,就算受到性命威脅也毫不猶豫。這是天性使然。當你在外遇到父母親無法掌控之事時,你不能怪他們神經過於緊張,他們都只是在發揮恆古以來的親情之愛而已



人的心智與價值觀會隨著經歷改變。現在的你如此篤定認為的,也許到了未來會有所變動。請不要否認這一點,因為時間是永遠的魔術師,未來也永遠無常。



正因為如此無常難測,人們才不厭其煩地強調:要珍視當下。這個階段的你,在很多方面還有絕佳的成長空間,很多人生價值觀的模板也還在鑄鍛當中,還未成型穩定。若你執意要用你現在的觀點來衡量眼前的世界,決定其中重大的人生階段,你不覺得會因此抹殺了很多其他的可能性嗎?是不是有點過於急躁?也有點可惜?



老實說,若你真的下定決心要維持那段情感關係,你的父母到頭來也阻止不了多少。阻止得了明,卻阻止不了暗。因此,一切還是由你決定。不過,為此而失去從前溫馨的情親不是很划不來嗎?畢竟,你有一個人人稱羨的美滿家庭啊!維繫家庭,不也是愛的練習本中的一大習題嗎?



你要知道,你的健康、你的學業、你的心靈成長在這個時刻是關鍵,而你也應該要以快樂為前提過每一天,而不是鬱鬱寡歡、脾氣乖戾。因為那樣做絕對不是報復愛你的人的方式,而你也絕對不會從中獲得甚麼好處。



說了那麼多,最後我要強調的是,儘管身邊的人給予你很多他們不自知的無形壓力;儘管有時他們的碎碎唸讓你反叛的心更想掙脫束縛,奔向自由;儘管他們強制性地監控你的許多活動,你都要不斷提醒自己:大家永遠是愛你的,沒有人想要傷害你。



“請不要一直用‘愛我’的名義來控制我的一切!”就算你如此認為,我希望你了解一點:至少你仍有被愛的枷鎖綑綁的機會。再過不久,你遲早會擁有絕對自主的權利,你的人生都將掌握在你手中。在那之前,還請你按捺著心接受現況,並對這滿滿的愛好好享受,好嗎?



至於那一份你不捨且沒有能力放下的情感,時間是永遠的魔術師,也會是神奇的治療師。嘗試讓一切歸於平靜,將重心放在打造你高樓大廈的地基上,認真且開心地渡過這個珍貴階段的每一天吧!







PS:我寫了這麼多,請把稿費直接轉入我的戶口,帳號是叉叉叉-叉叉叉叉,呵呵呵~~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