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杜絕購買和閱讀那些沉鬱和深幽的文字,不是因為我害怕變得沉鬱或深幽,而是我不願去面對自己生命中必然存在的肅穆。



我閱讀小說和故事,寧願窺看他者的虛擬劇情也不願正視自己人生中出現紕漏的部分。



所以有好長一段時期,我甚少觸動心中那個敏感纖細的青春期少年人,像身邊所有大人一樣將無關痛癢的呻吟吞下去,將不切實際的抱怨藏起來,理智又頭腦清楚地開朗過日子。

{###_euvin01/4/1852532101.jpg_###}



只有偶爾才在紙頁面前釋放一點點賦新詞強說愁的氣息,短暫允許那個少年人在這片小小的草原上奔跑,小小地任性一下,然後又迅速衣冠楚楚地出現在眾人面前,面面俱到得無懈可擊。



於是,久而久之,以前的大悲大喜逐漸像晨曦來臨時的營火那般熄滅,也像有點鏽蝕的鐘擺那般幅度日趨微弱,我幾乎失去了為一件芝麻蒜皮的小事情悲從中來的動力,也失去了為一個再微不足道不過的情境義憤填膺的精力。



生活一直算是順遂無虞地過下去,少了激烈的情懷,雖然省卻了不少可能的白費力氣、得不償失、自討苦吃,但也喚不回曾經驚心動魄的青春悍烈。


{###_euvin01/4/1852532099.jpg_###}



這是不是人們常掛在嘴邊的「成長」呢?如果是,我有那麼一點明白過來了,成長之於一個人在這個野蠻遊戲中的重要意義,但我也無法不為可能已經消逝了的火花哀悼片晌。



如今我甚至連「夢想」、「藍圖」這樣的字眼都刻意迴避,不敢造次,只因我早已在這一路走來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被名為「時光」的馴獸師馴養得服服貼貼,毒牙和利爪都跟著消失無踪。



你看,離開你以後,我終於承認我是這個名叫「世界」的主人最乖巧溫良的寵物。

{###_euvin01/1/1187363495.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