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妙「香」頌紀行

前言

坐在機艙內的窗邊,窗外飄著美麗無敵的雲海,一邊吃著微波飛機餐,一邊閱讀買來的《戀愛日本古語》(小山薰堂著)詩集,耳邊接駁著耳機,播放的是あゆ的《beloved》,突然就想要寫寫字。

其實每一次的飛行,無論多遠多近,我都喜歡在飛機上寫字。


若不是特別疲倦或是不舒服,一般上來說,我都喜歡在這個無法動彈、不得不找點什麼來打發時間的兩萬尺高空上寫點什麼。

因為外在環境的轉換,心境絕對會跟著不一樣,寫下來的文字當然也附著了當下的各種情緒黏稠物。


這些年逐漸積累的旅行經驗告訴我,旅地只是整個行程次要的,最重要的當然還是旅伴和心情。

你用什麼樣的視野欣賞這個世界,世界就以怎樣的模樣和色彩為你呈現。


因此,在每一趟遠行之前,我都會默默地替自己進行「行前精神訓話」,為即將因為出征而或許騷動的靈魂清唱一曲搖籃曲。

將心思回歸到最簡單的時刻,那種即使只有一丁點的美好也可以興奮很久的單純。


比如,此刻我往左一瞥,逐步西沉的夕暮將那一望無垠的雲海遍染成淡淡的粉紅色,簡直像是進入了夢幻空間,腳底下飄浮的是軟綿綿的棉花糖。


讀《日本古語》時讀到了《涵養》這一篇:


「與其一口氣送我一把抱不住的花束,
不如每天送我一支花吧。
戀情要點滴灌溉才會穩固。」


一朵一朵地接收,一點一點地感受,無論是戀愛還是幸福,能夠去零星體會每一個細節,相信就會獲得比別人都豐足的溫暖。

如果說旅地的精采是主餐,那麼旅途就是餐前甜點,精致小巧卻起著引領入座的功能,也是我非常享受的過程。


藉由每一次的飛越和跨境,我比任何時刻都還要接近被層層疊袱起來的自己。

再勇敢地給自己一個最誠摯的擁抱。


下一篇:飛躍奇妙的夢幻王國


Comments

  1. 这次的很有墨水一下^_^

    ReplyDelete
  2. 最後一張nice(並非人)~~~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