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身的驛站

天氣非常陰濕。



還記得自己之前才告訴海外的朋友,近來這裡的天氣非常燠熱,沒有一點風;沒想到一回到南部以後才發現,這裡天天在飄雨,空氣潮濕溽重。地域不同,溫差竟可以迥異得如此驚人。



中部城市的生活叫人嚮往。五光十色的街燈,和永遠不會天黑的夜空,輝映出澄濛濛的火光。許多離家的孩子慕名而至,在那片天空底下,看到了不滅的光芒,找到了安頓生息的所在。



不過,那個城市,始終看起來像個驛站;而來去如梭的人們,只不過都是過客。



你我都是過客。



背著衣食行囊,坐上幾個小時的遠途交通,來到人們歆羨的繁華都會,在那裡落定生活,學習或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漸漸摸清了一個生活模式,找到了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洞口,將自己鑲嵌進去。或許還更加習慣了這種快速變動的節奏,以及物質縱橫的光鲜。



從一開始到來時的陌生無助與惶恐,到後來的接受愛上與同化,除了自我內在的成長與堅強,不少最初的熱忱也在摩擦碰撞中消磨殆盡。得到了某一些,便得失去了另一些。



然後,待某個節慶日子的來臨,才驀然驚覺自己忽略的源頭,那個遙遙無際的遠方,既熟悉又陌生的彼方。



於是決定歸返。定好日期,安排好行程,再帶上幾件馳名的手信,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往與來時相反的方向慢慢靠近。



那一個被稱為“游子城”的都市,如今正在上演“空城記”,在逐日流失人潮;像個血管破裂的傷口,鲜血不斷湧出,奔向四面八方。



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帶著他方的光彩,在自己曾經成長的地方,毫不收斂地綻放。那些過往的淳樸稚氣,蒙上了一層世故,也罩上了一層滄桑。



霹靂啪啦、霹靂啪啦,等到歡欣的熱鬧度過以後,人們便又再次執起行囊,揮手告別離去,重新匯聚到那個他們彼此熟稔的城市,繼續享受他們當得實至名歸的過客。








Comments

  1. 對沒有四季之分的大馬,節慶是另一個能

    讓人對生活多一份期待的季節...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