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旅人

有時候,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決定,可以成為扭轉當下的一個關鍵契機。



宛如擎天的大石柱猛力插下,成為區劃兩種“屬性”的一個時間點;而這兩種屬性,說到底,其實還是當事人為自己所下的定義。荒廢和進取?淫邪和凜然?抑或是靡濫和貞聖?



一直以來壓抑著的奢靡頹怠,碰上了沒有自律作為結界的廣袤,就像是一把烈火,遇上了秋禾乾柴,就這麼無止盡地蔓燒開來。



隨著時間愈發流失,這場大火愈難以收拾。熊熊烈炎猛熾,燒得五臟六腑絞痛,燒得七情六慾俱灰,燒到最後,連麻痺的感知都被剝削,徒留空殼一副,尸位素餐、行尸走肉。



待某一次聖召般的靈光,或是某一種巧合性的機緣,唆使身體進行的事件,便成為了阻斷大火的洪水。一通電話?一則故事?一部影片?抑或是一段會談?



洶湧難當的水患,將延燒的靡黑火苗一把撲滅。醍醐灌頂、當頭一喝,思緒便回湧了,也就醒覺了。



整頓好像迷途旅人的自己,將身上長滿繭的衣服退去,將佈滿塵埃的眼睛擦淨,將滋長有害細菌的腦袋溫床煥然一新,再回過頭來,將沿途上棄卸下來的包袱一個接一個地重新執起,勇敢正視。



雖然往昔綠茵盎然的春濃已不復存在,剩下的只是乾脊龜裂的不毛荒野,但是即便如此,遍地一漥漥的水漬,將會孕育出下一個季節的新綠;倒映出來的明媚陽光,也會一視同仁地施予大地溫暖。假以時日,馨甜的東風將重新刮起,遍染每一寸土地。



重新上路的旅人啊,請你不要忘了,曾經誤入的暗黑森林,還有那些被你荒棄了的美麗鄉野!眼前雖然也許依舊是平淡無奇的景致,但是,畢竟你看過了沼澤的險惡,荊棘的陰森,死谷的空幽,對今日的田疇會抱著一份敬慕的心,珍而重之地感應你踩在腳下的每一個步子,以及淺印在地面上的,那每一個輕巧但不可忽視的痕跡。



若是如此,昨日的不堪便將變得有所價值,有所意義。








Comments

  1. 抉择是件烦人的事



    我爱的人在一百年前去世

    爱我的人在一百年前才出生

    而我现在唯一做到的就是好好为自己活





    那些不美好的过去

    其实也是幸福的

    ReplyDelete
  2. 我如何寫出這些文字?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