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叨擾

很多事情無法鐵口直斷,很多道理無法鉅細靡遺,很多秘辛無法開誠佈公,很多心情卻是言不由衷。



那是一份遲到了大半年的祝福,飄洋過海,送到了南海半島的古城,從這裡遙遙相望,看不到八千里路的盡頭,只聽見近在咫尺自己內心的悸動。



祝福里面鑲嵌了一段曾經無猜的往昔,所有跳動的音符,那個熱血的靈魂,還有逗趣(偶爾稍嫌厭煩)的無厘頭,都是見證歲月如梭的刻痕。



掙扎良久才作出這樣的決定,既惶恐又懼怕,擔心這是自尋苦惱的開始,明明早已風平浪靜的水塘,卻彷彿唯恐天下不亂地去吹起一池的漣漪。



抱著最純粹的心願,將這一份賞味期限已過的祝福寡廉鮮恥地送出去,期望隔著層巒疊嶂的彼方,能從這個當初瘋狂或許如今早已淡忘的獨特歌喉中,喚回屬於自己最初最初,對這個世界和人事,最天真的感動。



至於這一邊廂,無需特意前來叨擾,就讓它回歸漣漪波動前的止水模樣吧!

{###_euvin01/1/1187374340.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