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量標準

你常被說冷酷漠然,鮮少對身邊的人表達過度關切的熱忱,但懂你的人自然明白,那不過是一種借「自我捍衛」之名包覆起來的破落表象。



唯有在你更在乎的人面前,你才會殷殷切切地像一隻幼犬,狺狺嗚咽地索討疼惜。



或許是你的自尊過高作祟,致使你不擅在眾人尤其是初識之人面前展露自己坦率的一面。甚至,連基本的微笑頷首也吝於給予。



那樣的坦裎於你而言是一種光禿禿的裸露,像是動物亟欲隱藏保護起來的弱點被擺在天敵面前一樣的危險。



你害怕自己如此低下的姿態會招惹致命性的傷害,你顧忌每一個意圖接近你的人們,細瞇著眼睛打量,試圖揣測出他們埋藏在堆起笑靨背後的鋒利。



唯有經過探戈般來回反復的試探,經過時間舞弄紗裙後抖落足夠的星辰,你才願意開始牽動嘴角的弧線,輻放出積壓已久的善意。



也因此,當他們看到你竟然釋出毫無保留的自己時,他們知道大難臨頭了。你身陷泥淖,而受傷最深的只會是你自己。



他們激動地對著花園深處吶喊,祈求有幸一瞥你溫暖笑意的人懂得珍惜,有幸一嚐你體貼守候的人懂得感激,因為一旦你已俯首帖耳,卻換不到同等高度的對待,你便會再度扣上冷傲的假面,退回堅硬的貝殼裡。




盡管看似悲壯愚勇,甚至深具威嚇性,你其實是在「在乎」與「被在乎」之間,尋找值不值得交托出去的衡量標準。

{###_euvin01/4/1852636543.jpg_###}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