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不到




我的右耳失焦

捉不住你曾潑灑出來的胡鬧

留不住世間為我烹調的聲色味道

穿行在迷亂的街道

我頓失倚靠

惴惴不安卻習慣性地架上熟悉的微笑



失衡的步調

帶我走過幸福譬喻的轉角

讓我錯過用來堆砌城堡的金銀鈔票

只好暫借臉皮來炫耀

誓不罷休的青春或是我僅餘的驕傲



不比他們交好

亦沒有他們的濃情繚繞

我只聽得到左岸的呼叫

勢必要我緊隨它到天荒地老

我有時想要歸順回巢

深怕被飢餓的現實團團圍剿

有時我又想成全異鄉的孤漂

既然時間總是和現實聯手咆哮

三長兩短的人生無法逆潮

何不單憑一聲夢囈的瘙撓

決定今後仍未成定數的叛逃



我任突如其來的半身傾倒

歪斜出半生長久筆直的面貌

望你在另一邊廂祈禱

我得以盡速尋回失蹤一時的聒噪

如此我們才能再度遠眺

再度揭曉

遲早都會聽得到的那些尋常煩惱




追伸:前陣子因為中耳炎,右耳暫時性失去聽覺長達一個月,焦慮中寫下這首詩,彼時才切身體會到あゆ以一邊耳朵度過這十幾年歌唱生涯的感受;她默默承擔的恐懼不是一般雙耳健全的人所能理解的,而她枉顧自我的燃燒更是帶有一種飛蛾撲火的悲壯。

我總認為,她如此愚勇至奮不顧身,並非如外界所想的單純只是眷戀舞台和目光,而是想要在一個逆轉不了的時代結束以前,用盡她最後的燦爛,為自己狠狠地畫下一道無法反悔的休止符。

歌のない 人生なんて
そんなの 見当もつかない

Comments

Bold & Delicious